2014年05月21日

堂吉伟德:快递包装新国标知易行难应有鞭促机制

  时隔9年,新版《快递封装用品》国标发布,以期引导快递包装绿色减量。近日,国家邮政局政策法规司司长金京华对新国标进行解读时提到,此次新国标重点对快递封装用品提出绿色环保的技术性要求。今日距新国标实施不足6个月,但记者探访发现,落实新国标仍面临成本提升,循环利用未成体系等“拦路虎”。(3月27日《新京报》)

  较之于旧版快递包装国标,新国际最大的特点在于“绿色环保”,比如标准方面,既有对六种邻苯二甲酸酯、溶剂残留以及苯类溶剂残留量提出了限值要求;又倡导使用生物降解塑料,减少白色污染,对快递的减量化也提出了参照。可谓有增有减,更加经济实用和绿色环保。

  在快递件突破400亿并呈现出高速发展的态势下,通过标准的调整而争取实现利益的诉求,对解决时下严重的过度包装和包装污染问题,具有极为重要的导向作用。

 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《2017中国快递领域绿色包装发展现状及趋势报告》显示,2016年,全国快递共消耗约32亿条编织袋、约68亿个塑料袋、37亿个包装箱以及3.3亿卷胶带。与之对应的是,中国包装垃圾的总体回收率小于20%,其中纸盒只有不到一半被回收。从数据看,快递包装的污染是个体系问题,而非单纯某个方面或者环节。其中核心是可降解塑料的使用,外包装的溶剂残留的限值,以及包装垃圾的回收和再利用的问题。实现减量化、绿色和可循环,三个环节一个也不能少。

  2017年12月,国家邮政局等十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协同推进快递业绿色包装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到2020年,中国可降解的绿色包装材料应用比例将提高到50%。随着新的快递包装国标的出台,为实现绿色包装的目标提供了标准支持,亦让人对实现任务要求而有了更多的期待。但从历史经验来看,解决包装污染无法靠一绝文件就能实现,落实快递新包装国标并实现预期目标,应当落实应有的鞭策机制,发挥强制与激励并重的效果。

  如果借鉴限塑令的前车之鉴,快递领域包装的绿色化前景并不乐观。距2008年“限塑令”施行已将近10年,效果并不明显,无论是免费的还是付费领域的使用泛滥成灾,快递等新业态的兴起又加剧了限塑令的失效。事实上,限塑令有着极为刚性的约束机制,比如《商品零售场所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管理办法》等规章明确规定,商品零售场所有不标明塑料购物袋价格,向消费者无偿或变相无偿提供塑料袋等行为之一的,将受到最高1万元的罚款。不过实际过程中,“教育为主”的模式下,“限塑令出台至今仅开6张罚单”成为常态,违规生产和使用塑料购物袋的行为大行其道。

  快递包装新国标知易行难,欲求效果就必须做到奖惩并重,恩威并举,实行点面结合,综合治理。在促进机制方面,要体现标准的刚性并辅以从严的约束机制,比如辅以相应的法律规定并确保其执行,也可以实施一定的缓冲期,但必须按照时间表和路线图来执行。

  当下最大的问题,在于各方尽管有清晰而统一的共识,但没有行动上的高度自觉性;另一方面,要实行以奖代惩,充分利用税收减免、创新补贴等方式,对技术攻关、环保升级的行为给予相应的补贴,充分激发快递包装和新材料、新技术的研发、生产、流通和使用各环节的积极性,解决“如何降低成本”与“如何实现可持续”两个关键问题,让绿色环保产品用起得,让旧包装收得回、可持续,才能避免标准仅限于“纸上风景”。

  快递包装新国标能否落实到位,实为社会治理能效的检验。由于涉及利益较广,加之牵一发而动全身,只有切实考虑到各方的利益诉求,最大化实现“利益公约数”,成本提升风险和循环利用体系障碍得到解决,限塑令式“有限难止,有令难行”的尴尬才可避免。